筆趣閣 > 穿越小說 > 帝國崛起 > 第四百零九章 血書對賭
    第四百零九章血書對賭

    當著一干下屬的面,陳燮把食指咬破,血書的軍令狀寫好了,往桌子上一擺,大家都看清楚了。“主辱臣死,登州營不能沈陽,陳燮自當戰死于陣前,如下沈陽,建議者當自退出廟堂,永不再仕。”

    這就是拿命來賭了,登州營這幫將軍們,眼珠子立刻都紅了。一個一個的恨不能立刻殺到沈陽城下。蘇皓宸、王賁、常時仁、翁正清、丁子雄等將領,都咬著嘴唇過來,咬破手指,簽字。主辱臣死,這話是陳燮對朱由檢說的,又何嘗不是陳燮寫給這些將領看的?

    十余將領簽字完畢,就連西勞經都沒落下。蘇皓宸喊了一嗓子:“全體都有!敬禮!”

    刷,將軍們全部立正敬禮之后,陳燮也不廢話,抬手回禮道:“去吧,有什么話,勝利之后,我到了沈陽大家在說。”將軍們魚貫而出,出了衙門就快馬往回干。所有人都是瞪著眼珠子,像要吃人似得各自上路。

    連夜乘船回到蓋州,常時仁等幾位將領召集全體軍官開會,把事情一說,登州營上下的氣氛立刻就變了。這些軍官都是家丁教導隊的出身,哪個不是把陳燮視為父母一般的對待。

    一幫軍官嗷嗷叫的回去準備了,就等著那一天到來。

    十月十五日晨,遼河口,無數的船帆遮蔽了海面,四個甲字營,兩萬山東兵。一個乙字營,在遼河口登陸。坐鎮指揮的蘇皓宸,面無表情的對西路前敵總指揮王賁道:“我不管你用什么辦法,不管死多少人,天黑前給我拿下娘娘宮,然后沿著遼河北上,最多給你五天的時間,拿下牛莊驛,切斷海城與廣寧、義州之敵的聯系。”

    王賁紅著眼珠子,表情卻很冷靜。啪的敬禮道:“卑職明白。”說完便下了戰船。帶著第一波部隊開始登陸。十余艘大型戰船,五十多條五百料的戰船,構成了登陸掩護火力。空中升起了熱氣球,一部分飄向岸邊。一部分掛在船上。

    海面上。五百多條三百料的小船。擔負起了運兵的任務,更多的船還在后面。

    士兵們在奮力劃槳,王賁站在船頭。看著岸上的熱氣球發回的旗語,“無任何情況”。看來這一次登陸作戰,確實起到了出其不意的效果。船頭架起了一門六磅炮,這種噸位的船,可以直接進入遼河行駛,火炮可以有效的支援地面部隊的作戰,船只還能攜帶大量的輜重和彈藥。船入遼河,還是沒有發現敵情,前方的船只一直靠岸,放下踏板,士兵快速的上了岸,布置警戒,準備戰斗。沒有等來預想中的敵人,兩個甲字營順利上岸,只用了半天的功夫,人和裝備都上了岸。
    不等后續部隊,王賁親率一個甲字營,撲向娘娘宮,沿途不曾遇敵,輕松占領這一制高點之后,大批船只可以肆無忌憚的靠岸登陸。這一次登陸,不算五百料以上的大船,三百料一下的船只,一共出動了一千多條。這些船以民船為主,船家不但不肯收錢,還自帶干糧。

    前后兩天,所有部隊順利登岸,清軍始終沒有反應。可見黃太吉的戰術,就是死守。

    同日,蓋州守軍在常時仁的指揮下,撲向耀州。并于天黑前,做好了一切進攻準備。

    十六日,晨,濟南。

    鏡中的陳燮一身戎裝,英氣逼人。鄭妥娘提他整理了衣領之后,微微躬身道:“老爺如不能還,請恕妾不能追隨老爺于地下。”說完抓住陳燮的手,按在肚子上,臉上露出母性的光輝。這些消息,陳燮昨天就知道了,一直等著她自己來說。沒想到,現在才說。

    正欲說話,門口進來一個柳如是,定定的看著陳燮道:“姐夫,如不能還,妾自會去找你。”不等陳燮說話,門口又進來倆,應娘和婉玉,這倆則一臉微笑的上前,應娘道:“恭喜老爺,此役戰罷,大明的破事,您就能丟開了。”

    陳燮笑了笑,表情極為淡定,對諸女道:“本老爺就沒打過敗仗,這一仗給建奴打殘了,大明一堆破事情,本老爺就不管了。經營好山東,沒事的時候,我們一起出海去,找個沒人啰嗦的地方呆一陣,稱王稱霸去!”

    出了大門,一干女子站在門口,陳燮回頭揮揮手,笑道:“都回吧?”

    北門口,一隊騎兵

本章未完,請翻開下方下一章繼續閱讀

3d共有多少注组选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