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穿越小說 > 帝國崛起 > 第三百零七章 清障填壕
    第三百零七章清障填壕

    關于那些女人的事情,陳燮知道,采取了默認的態度。陳燮沒殺她們,但是她們要吃飯,城里的每一粒糧食都被找出來拿走了,不能走出這片城區,她們沒得選擇。比起她們,在大明的中西部,很多女人就算賣都沒地方去換一口吃的,甚至自身都要變成食物。

    陳老爺摒棄悲天憫人的念頭已經很久了,這個年代就這樣。

    濟爾哈朗等了整整七天,才看見登州營的影子。城下正在挖溝的民夫,紛紛丟下工具準備往回跑,但是立刻遭到士兵的無情砍殺。幾萬人一起往回跑,怕是很快就能給城門堵上。

    實際上這個時候登州營還在七八里地之外,城頭上的軍官用單筒望遠鏡發現了登州營的先頭部隊而已。濟爾哈朗來到城頭上時,已經是午后。斥候飛也似得的往回逃,身后是追殺的綠皮騎兵,距離不到五里地的時候,登州兵不追了。

    十三個人斥候隊屬于佟佳的部下,出去了三天,回來了六個,而且個個都見了血。

    斥候隊長被帶上了城頭,跪下行禮道:“主子,奴才辦事不利,請責罰。”

    濟爾哈朗擺擺手道:“說說都發現了什么,怎么被發現了行藏?”

    “回主子,奴才帶著人打算繞行敵后,半道上發現一股登州斥候,悄悄的摸了上去。我們先動的手,干掉他們兩個。沒想到等我們沖上去,他們手里都有短銃。一頓短銃,六個兄弟沒了。這個明狗很扎手。靠近了開打,也沒占著太大的便宜,干掉他們兩個,自己也折了三個兄弟。要不是邊上就是樹林,差點沒跑掉。奴才看見了他們的大營在二十五六里地之外。具體有多少兵。沒機會靠近,實在看不出來。”

    “下去休息吧。”濟爾哈朗打發了斥候,回頭看看佟佳道:“別的斥候回來沒有?”

    “回來了,帶回來的都是壞消息。登州有一支騎兵,人數不少。耀州驛,湯池堡。析木城,都叫他們點了。地里快熟的莊稼,有一片燒一片。這股騎兵,最遠的都跑到牛莊驛。還有,一支登州水師。從遼河口順流而上,大凌河方向的駐軍還沒來得急撤出來,就怕山海關的關寧軍打出來。”佟佳的語氣沉重,一支明軍騎兵在后金的領地上隨意肆虐,這種事情以前誰敢想?縣城什么的還好,小鎮、小村都遭了殃。遼河上的橋要是被毀了,盯著山海關一線的后金軍,問題還真的就大了。
    “關寧軍不是登州營。他們沒膽子打出來。”

    “就怕登州營走海路上岸,配合騎兵往北進。真的這樣,看著登州營在遼西縱橫。關寧軍未必不敢出戰。一旦關寧軍出了山海關,整個遼西必然糜爛。真的這樣,能守住廣寧就不錯了。”佟佳還是很有戰略眼光的,但是他還是沒想到,陳燮真沒想那么遠。參謀部就是按照占據復州,鞏固復州。摧毀縱深經濟為目的制定的作戰計劃。

    濟爾哈朗猜的沒錯,陳燮早就派人給山海關送信。結果祖大壽就是不動。按說這些年兩邊一直在做買賣,鎖子甲、板甲、馬刀這些武器。沒少賣給關寧軍。除了火器,能賣的都賣,關寧軍的戰斗力還是很強的,怎么就沒信心打出來呢?

    手里只有五千多士兵的濟爾哈朗,自然不敢出海州而戰。一邊給奉天送信,一邊組織民壯上城頭備戰,同時加緊在城外挖壕溝,筑柵欄。這個時候也只能這么準備了,沒太好的法子。守到黃太吉回來就是勝利,出去打野戰就是送死。

    天明時分,一夜沒怎么睡的濟爾哈朗,又來到了城頭上。排成一個又一個方隊的登州兵,正在往城下緩緩逼來。南門的正面,至少是三千人的綠皮兵。擺開陣勢之后,綠皮的炮兵出現了,在城外構筑炮兵陣地,距離大概在五里地左右。這就是欺負人家大炮不行的意思。

    這個距離能打的到城池?對此濟爾哈朗很不理解!但是一想岳托,又覺得未必不能了。更驚悚的事情還在后面,登州營的方向升起了四個巨大的球,下面吊著一個籃子,好像還在冒火。這是什么情況?這個發現,把濟爾哈朗給嚇著了。

    熱氣球這個東西,科技水平要求不高。反復的嘗試之后,登州營的工匠們造了十個,材料是內襯的羊皮,外面蒙上一層棉布。燃料的問題有點討厭,后來搞了個煤爐,燒焦炭。跟

本章未完,請翻開下方下一章繼續閱讀

3d共有多少注组选号码